寸木

Mimic.

不知所言


回想起来,其实我的初三过得委实不算紧张。

三上的时候还是十五名开外,在哪里都是个小透明,学霸在一边“华山论剑”的时候,还是拔刀刻章子比较适合小透明。

三下已经达成了干掉第一,于是小透明被贴了个学霸标签,还是小透明。

依然可以每天中午摸鱼刻章,很困扰有人围观。

极其活跃的第四妹子天天来闹腾,习惯了和第二汉子一起中午刷题,扔了笔转身就聊起二次元,挂了耳机就循环着古琴/历史/英语两人一起睡倒。

百日誓师的时候是极轻蔑的。

喊着共创嘉世的口号,顺手还勾搭了一个全职妹子。

但是也是刷着题的。

每一个能够回想起来的瞬间,手里一定有铅笔,手下一定有题本。

在百日誓师的操场,在被翘掉的体育课,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,在健身房的更衣室。

啊,还有考试半程里,那个被关掉音响的考场。

还能偶遇三四个不堪吵闹的邻班呢。

我们努力地让一切看起来没有那么严肃,让本应紧张的氛围化作盛夏灿烂如流金的阳光,倾泻而下。

所以三人不会走近第一不顾一切刷题的正经氛围,我们就在世界的喧闹中,安安静静,一页又一页,偶尔插科打诨,而只有完成,才会成为彻底转化成茶话会的导火索。

十二中的氛围不算太好,我坐在和班主任拼桌的最后一排,看得到每天中午肆意玩闹的妹子在和小痞子开着大尺度的玩笑,看着她们不论成绩高低凑堆神聊,倒数四五十天还经常混网吧ktv,只觉众生混沌,醉生梦死。

曲高和寡。

心态其实是很奇怪的。

看得懂模考不过麻醉人心营造虚像,空有分数而又无比的迷茫。

没有真的踏上那个考场的时候,一切都只是隔着浓雾遥遥相望,我是个没自信的人,全没有传统学霸的底气,临考了也在凑预言书的热闹,一遍遍得问能不能考上。

老潘说他教了书才发现有些事情你怎么做都做不到,但是学习这东西是不会辜负你的,迷茫算什么,去做啊;纠结算什么,去做啊;不知所措又怎样,当你的笔尖耕耘过那些笔记的纸张,总有一天那朵花一定会开。

就像我的试卷夹永远单手拿不动,就像某人的木铅笔永远短的握不住。

其实我没怎么有过心态崩了的时候,不知道是太没心没肺还是早就断掉了。

老潘的变态题也会一脸懵逼,但是来不及崩溃就能和同桌搭个线强行怼个思路出来,实在不行大家也都差不多,相视尬笑罢了。

焦虑是会随着八百米的汗水蒸发的,下刀的时候也是可以丢开问题的。

时间过得太快,每一分都该珍惜,只说着来者犹可追是徒劳的,逝者无须悔才是境界。

那个鬼故事还在一遍遍的重演呢,你看到了吗?

不过想那么多干嘛啊,好好复习好好整理就好了,哪来的脑细胞胡思乱想。安安静静看笔记的小透明这样说。

好像写了挺多废话_(:з」∠)_噫,就这样吧